2021最好看(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全章节阅读

2021.11.29 娱乐花边 1485

城门上的负责人一听,大声喊道:“开门放行!立刻马上!”

  巨大沉重的锁链被几人移开,沉重的城门发出巨大的声响。

  门刚露出可以容人的一条缝,二人便快马加鞭飞奔而来,径直向皇宫的方向行进。

  城门的负责人自言自语道:“看来已经打起来了,不知道这次要打几年,又将民不聊生啊!”

  朝堂之上,人们神色凝重,边境的消息已经送达,朱耀焯连忙召集大臣商议。

  朱耀焯坐在高堂之上,环顾四周,最后落在北堂赫亦平时站的位置,皱眉道:“首辅大人呢?没通知到吗?”

  一个太监慌忙上前说道:“回禀陛下,奴才送信过去的时候,发现首辅大人昨夜宿醉,并没有醒过来,所以没有把信送到,还请圣上责罚。”

  北堂赫亦的亲信瞪了太监一眼,两个人演的一出好戏,就是为了败坏北堂赫亦的名声。

  朱耀焯也真是小肚鸡肠,平时这样也就罢了,如此严峻的情形,还不忘捧高踩低,一点大局意识都没有。

  这样的人,真不明白先帝为什么要执意让他当皇帝。

  若是英明神武的朱耀明当皇帝,定然是另一番境地。

  不管是哪一种境地,肯定比现在好太多。

  朱耀焯挥了挥手,说道:“边境事态严峻,要是首辅大人在就好了,定然能很快解决。”

  说着看似无意地看了尹国公一眼。

  只听尹国公说道:“如此紧急的时刻,却喝得烂醉如泥,实在是不堪重任。”

  北堂赫亦的人正想反击,却听得有人在门口处说道:“本首辅能否担任重任是尹国公能够评头论足的吗?”

  一句话说的有人喜上眉梢,有人变了脸色。

  尤其是尹国公脸上的神情变了几变,本就瘦的畸形的脸,变得更加难看。

  北堂赫亦迈着长步,款款走了进来。

  朝堂上的人无不向北堂赫亦行礼,包括尹国公。

  朱耀焯气得咬了咬牙根,但是下一刻便神情愉悦地说道:“首辅大人能来,真是太好了!”

  北堂赫亦虽然脸色有点惨白,但是依旧精神烁烁,根本不像昨夜宿醉的人。

  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北堂赫亦走到最前方他的位置站定,然后看向高台上的朱耀焯,说道:“陛下,为君者自当修身养性,亲铮臣远小人。”

  朱耀焯脸上的肌肉不自然地跳动了一下,说道:“首辅大人所言甚是,这样乱嚼舌根的狗奴才留不得!来人!”

  北堂赫亦说道:“不必了!这样的小人还不用陛下动手。来人!将人带下去关入诏狱!”

  立刻有锦衣卫上前将太监带了下去。

  那太监瑟瑟发抖,想高喊陛下饶命,但是却不敢喊。

  朱耀焯早已经留有后手,以小太监的家人想要挟。

  小太监即使是被冤枉的,也不敢多说一句。

  明眼人无不看出朱耀焯就是一个不堪谋事的小人,将过河拆桥,弃车保帅演绎的淋漓尽致。

  一场风波过后。

  朱耀焯看向北堂赫亦说道:“对于边塞的骚乱,首辅大人怎么看?”

  北元边境波谲云诡,瞬息万变。

  这次双方之所以发生肢体的冲突,就在于一直有争议的一块地。

  北元说是他们的,大明的将士自然不答应,于是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还造成了人员伤亡。

  北元死了五人,大明没有伤亡,北元吃了亏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以后的摩擦看来是不会间断了。

  北堂赫亦很简短地说道:“寸土不让。”

  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让在场的人无不钦佩。

  朱耀焯说道:“如此一来,打仗肯定在所难免了,势必要劳民伤财。”

  朝堂上北堂赫亦的人最看不惯的就是朱耀焯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做一些损人利己的事情。

  北堂赫亦说道:“我打算亲自去一趟边境。”

  朱耀焯喜上眉梢,但是瞬间感觉到自己失态了,慌忙正色道:“首辅大人去了边境,朝中一应事务该怎么办?”

  朱耀焯的假惺惺令人作呕,首辅大人去了边境,最开心的莫过于朱耀焯。

  有句俗语虽然说的不好听,但是放在这里非常合适。

  正所谓老虎不在山,猴子称霸王。

  北堂赫亦岂能不知道他的心思,说道:“臣走了之后,陛下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跟六王爷商量。”

  一石惊起千层浪,众人皆惊。

  但大多数人都是惊喜。

  六王爷朱耀明的才干有目共睹,那才是一个明君。

  北堂赫亦能够让六王爷回京,说明对朱耀焯很是不满意,所以才会违背先帝的嘱托,做出这个决定。

  朱耀焯脸上再也挂不住,极不自然地说道:“外王不能入京,这是我朝的惯例。”

  北堂赫亦沉声说道:“事出有因,变通是有必要的。陛下不是一直跟六王爷感情深厚吗?到底在担心些什么?”

  朱耀焯惯会假惺惺做面子工程,表面上兄友弟恭,实际上不知道派人刺杀了朱耀明多少次。

  此次北堂赫亦打算远赴边塞,保护朱耀明势必分身乏术,如此一来还不如把朱耀明放在京城。

  朱耀焯为了维护他贤明君主的形象,也不敢把朱耀明怎么样。

  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朱耀焯罪恶滔天,早已经不堪君主的位置,若是他再做出什么荒唐事情,让朱耀明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以。

  朱耀焯脸色十分难看,但是又不敢跟北堂赫亦对着干,说道:“一切全凭首辅大人安排就是。”

  朱耀明醒来的时候,发现仍旧在台阶上躺着,身上还盖了一个毯子。

  再看身边哪里还有北堂赫亦的一点影子。

  朱耀焯捂着脑袋,使劲揉捏着,头真的好疼。

  他坐起来,叫道:“来人。”

  炎彬推门走了进来,向他抱拳行礼。

  朱耀明揉着脑袋说道:“你家大人呢。”

  炎彬面无表情地说道:“上朝去了。”

  朱耀明面露惊讶的神色,北堂赫亦难道不是人吗?明明昨天比他喝得还多,竟然跟没事儿人一样,还去上朝!

  朱耀明脱口而出,说道:“你家大人简直不是人。”

  炎彬不悦道:“还请王爷谨言慎行。”

  朱耀明闭着一只眼睛,揉着太阳穴,说道:“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你忠心,不说你家大人坏话了,快去给我端碗醒酒汤。”

  炎彬极不情愿地离开了。

 2e64151dbf98e7bf750a823d4b3b8899.jpg

朱耀明喝了醒酒汤之后感觉好多了,但是昨夜宿醉实在难受,对丫鬟端上来的饭菜一点胃口都没有。

  他准备离开,回公馆去。

  炎彬却将他拦住,说道:“我家大人走的时候吩咐了,让您一定要等他回来。”

  朱耀明疑惑地问道:“什么事?”

  炎彬抱拳说道:“属下不知。”

  说完便要离开。

  朱耀明说道:“你回来。”

  炎彬只能回来,看着他。

  朱耀明说道:“带我去客房,我躺一会儿。”

  首辅府除了奢华,还有就是房子多。

  炎彬带着朱耀明来到一间客房,便离开了。

  朱耀明等了约摸有一个时辰,北堂赫亦才回来。

  看着北堂赫亦推门进来,朱耀明不悦道:“我的时间不是时间,让我等你那么久,首辅大人好大的面子。”

  北堂赫亦也不理他,径直坐到椅子上,将朝堂上的事情告诉了朱耀明。

  朱耀明铛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说道:“北堂赫亦你疯了?!我若是回到朝堂之上,你肯定要被骂的狗血淋头,不知道那帮人怎么编排诬陷你了!”

  北堂赫亦冷笑了一声,说道:“他们编排诬陷我还少吗?清者自清。”

  朱耀明说道:“你就吃亏在这上面,所以你的名声都臭的不行了,你知不知道。”

  北堂赫亦说道:“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对于那些装睡的人,说再多有用吗?”

  他说的很有道理,朱耀明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服他。

  房中一阵静默。

  北堂赫亦说道:“我打算去边境看看。”

  “什么?!”

  朱耀明惊得站了起来。

  北堂赫亦看着他惊讶的模样,突然觉得很搞笑,说道:“你坐下。”

  朱耀明只好坐了下来。

  北堂赫亦说道:“边境不稳,一天一小仗,三天一大仗,百姓苦不堪言,我必须尽快解决。”

  朱耀明冷笑道:“朝中不能无人,所以你就把我拖进了泥潭?”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这不是给你施展理想抱负的时候吗?”

  北堂赫亦这话倒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在偏远的蜀地,倒是清静安全了,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到民不聊生,看到强权欺压百姓。那种无助,简直让人抓狂。

  若是真能够回到朝堂之上,替百姓谋事情,就算有性命之忧,也总比在蜀地当个养尊处优的寄生虫强。

  朱耀明抬眼看到北堂赫亦倒了杯水,自顾自喝着,问道:“你真的舍得嫂子?”

  北堂赫亦看了他一眼,该叫嫂子的时候不叫,现在两个人很快就分崩离析了,倒是叫得顺口了。

  “我一方面想去边境处理一些事情,还有……”北堂赫亦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还有就是离开这个伤心地,让自己冷静一下。”

  朱耀明讥诮着说道:“你啊,要是能够冷静早冷静了。”

  北堂赫亦放下水杯,站了起来,长身而立,说道:“你在朝中好好干,他们会帮你的,不要让我失望。”

  朱耀明已经习惯了他趾高气扬的模样,但是毫不示弱,说道:“你要搞清楚,咱俩谁的品阶大,敢这么跟我说话。”

  北堂赫亦淡淡地说道:“大明还没有谁我不敢说的。”

  朱耀明坏笑道:“袁清菡呢?你敢说吗?”

  北堂赫亦瞥了他一眼,径直出去了。

  袁清菡清早便去了袁氏医馆,但是却无心工作,总是走神,最后干脆回到医馆里自己的房间,独自发呆,想心事去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袁清菡淡淡地说道:“我在休息,有什么事情去问黎掌柜。”

  黎佑平做事非常认真细致,值得信赖。

  可是门口却意外的传来北堂赫亦的声音。

  “是我。”

  袁清菡一惊,站了起来,北堂赫亦的来意,她再明白不过,心里面咚咚如擂鼓,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心中既有惊讶,又有紧张,还有好奇和害怕,所有情绪都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将她淹没。

  她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一样无法自我营救。

  门口又响了一声敲门声。

  袁清菡好似被惊醒一般,走了过去,打开门,便看到北堂赫亦站在门口。

  他是那么高大伟岸,可是怎么感觉面容有些憔悴,脸也瘦了很多。

  上一世她折磨这他,这一世依旧如此。

  她是不是北堂赫亦灾星啊!

  北堂赫亦说道:“你要是不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袁清菡点了点头,就要跟着出去,却被他伸出胳膊拦住。

  袁清菡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北堂赫亦英俊的脸颊。

  北堂赫亦说道:“等会儿要骑马,你穿上厚衣服。”

  一句话说得袁清菡鼻头发酸。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无论何种情形,北堂赫亦都是这般关心她。

  关心她的冷暖,关心她的方方面面,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被她狠狠地折磨呢?

  北堂赫亦看她神情落寞,皱起眉头,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袁清菡头摇的像一个拨浪鼓,说道:“没有,我去拿。”

  可是还没有移出步子,便仰起头看着北堂赫亦,说道:“你带厚衣服了吗?”

相关推荐: